www.66gvb.com_www.66gvb.com-【斜靠不平】

社友网

2019-11-15 06:19:29

字体:标准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标题分割#  图为2019年4月7日,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图/网络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因此,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那一摞摞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  卖旧书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人走街串巷,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新到现代艺术,品种繁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常常会看得入迷,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除了买书、看书,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书友”。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即便不买书,过来找“书友”聊聊天也非常开心,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一般每本就几元钱,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与一般购书者不同,他们懂行擅长“捡漏”,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尤其互联网的出现,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因此,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现在我们台州,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  纳鞋底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皮底的,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人们大多穿布鞋,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但也或多或少存在。  那个年代,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都不富裕,小孩子穿鞋又费,舍不得经常买鞋穿,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麻线、锥子、顶针、小钳子等。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复盖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等完全干燥后揭下。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这就是鞋底初样。  然后开始纳鞋底,先将旧的布条、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她们左手捏着鞋底,右手中指戴个顶针,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再从钻眼里穿进针,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就听见“唰唰唰”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然后再缝下一针。记得那时,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鞋底缝制好后,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因为鞋穿着,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要做好更难。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针脚均匀细密,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条件好了,名目繁多的旅游鞋、健身鞋纷纷登场,琳琅满目,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

责任编辑:www.66gvb.com_www.66gvb.com-【斜靠不平】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汇丰:维持永利澳门买入评级微降目标价至26.8港元 改善你在马上的【体态与平衡】 《创造营》班歌首发原创贺俊雄值得Pick 美国第三古老的耶鲁大学有着怎样独特的学术制度? 开天辟地!科学家首次打印出“会呼吸”的肺 日议员称“打仗从俄拿回岛屿”引众怒道歉称我喝醉了 评论:中国市场成“累赘”斯柯达本土化任重道远 格力电器意向投资者见面会:风平浪静 环球时报社评:任正非的心胸比下去了美国执政团队 王冰玉:冰壶队长的人生“下一投” 林宥嘉担任金曲音乐节讲师幽默指导“现场演唱” 如何才能做到一分缰九分脚? 继美国之后英国高官也高呼“别带手机去中国” 美国5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初值创15年新高 海归博士的114次庭审:宣判前检方撤诉盼改判无罪 近期两例苏官入津:南京镇江两名70后跨省升正厅 我在加拿大之系列生活文化篇之圣凯瑟琳的多元文化中心 这里,见证了梦想之城的星光起落 华为驻欧盟代表:华为将与欧盟成员国签署无间谍协议 迪亚兹VS佩提斯次中量级对决UFC241开战 联想Z6青春版:搭载骁龙710北斗导航芯片是亮点 申万宏源(香港):友邦保险买入评级目标价93.8港元 张柏芝谈过往“从没后悔”被淫照事件伤害哽咽 美国大学华人教授实验室突遭关闭、中国籍研究员被强制遣返… 99国青蔡浩畅:葡萄牙杯首秀送助攻主教练认可天赋 全球56个城市生活质量排名苏黎世居首北京倒数第二 拼多多季报:营收同比增228%将增两千名技术工程师 奥拉罗尤:斯威攻防均衡反击犀利要发力限制外援 从扫货到狂卖外资持续净流出为哪般? 任正非:自主创新不等于自己创新没必要重复性创新 足坛史诗级比赛!胜负反转的5分钟谢足球之神馈赠 感情现危机?吴卓林陪女友Andi看病多次亲吻 网易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净利润超30亿元同比增126% 直击|腾讯刘炽平提三种演化腾讯将更加开放 飞儿乐团《如果你说爱我》MV上线进校谈创作秘辛 曼城公布赛季最佳球员13球13助中场新王当选 英媒: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可能明天宣布辞职 全球限50辆魅影飞鹰八号典藏版官图 广西一扶贫官员受审:沉迷赌博挪用扶贫款68.75万 文创市场步入正轨故宫年收入15亿只是开始 Embryolisse滋润保湿霜明星墙裂推荐 杨明世就任安徽省精神文明办主任(图) 結核桿菌不只會造成肺結核,還可能感染這些意想不到的地方 消防服务日洛杉矶市逾百消防站开放供民众参观 广州“假海淘”调查追踪:打假首战涉案货值860万 2助攻+1v4戏耍天海富力悍将无敌表现在中超=平趟 传全家与顶新将终止合作对簿公堂顶新:经营有信心 许家印造车热情高涨恒大新能源汽车或取名“索诺” 当老美对你说“我爱你”时别当真,认真你就输了…… 莫奈《干草堆》拍出1.1亿美元创印象派画作纪录 粤媒:恒大最大问题是失控制力呼吁许家印改政策 国际奥委会提名杨扬竞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信用中国”网站行政处罚信息信用修复7月起执行 副省长中排名第5的他新晋省委常委 奶爸孙红雷获赠\"奶瓶\"自曝有偶像包袱却胖20多斤 柯文哲:已高深到莫測無招困惑藍綠 冠军赛徐嘉余200仰季军东欧小伙400自冲击孙杨 美伊关系持续紧张伊朗已将铀浓缩产量提升4倍 \"退而不休\"到\"终身不退\"日本超800万老人… 亚马逊CEO贝索斯:汽车行业近期发展令人“非常兴奋” 器官捐贈追思會,感謝捐贈者的大愛 沙排亚锦赛落幕王凡/夏欣怡和高鹏/李阳均获亚军 遍地开花的清华幼儿园:河南最多72家北京仅有一所 460亿美元市场你在恐婚丁克他们在掘金颠覆 内蒙古杀妻男子获死刑:当孩子面捅死妻子拒捕割伤警察 刘宇宁《师父》学习生活态度直面\"新晋艺人\"争议 让乒乓改变生活!世界乒乓球日活动纪录片出炉 央行在港发行央票利率大幅抬升为人民币定价设锚 央企华润操盘上海首个集体租赁住房试点地块取证 共享单车新规:自行车押金退款周期不得超2日 IS首次宣称在印度境内建“邦”重建“国家版图” 这是你不知道的关于哈里和梅根的十大秘闻 民調柯上揚韓下降盧秀燕:是警訊 统计局2018年年均工资出炉哪个行业最赚钱? 爸妈爷奶姑姨都来加州了,上哪吃才能满足老饕们的中国胃… 如何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健康身心 美航母打击群威慑伊朗西班牙召回本国随行战舰 为什么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不能直接横跨大平洋? 金-卡戴珊与坎耶-韦斯特迎来第四子通过代孕生产 台媒:民进党重返执政3年57%台民众不满意其表现 从扫货到狂卖外资持续净流出为哪般? 暂缓加征汽车关税未必会彻底缓解欧盟和日本的压力 18股特大单净流入超亿元东方通信居首 袁冰妍《听雪楼》热播舒靖容遭遇变故一路成长 德银:下调中广核电力目标价至2.3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字母哥被他一人掐死!2个数据看懂真正的DPOY 李亚鹏发文承认恋情:希望能给予一些基本的尊重 美司法部向阿桑奇提出17项新指控刑期最高175年 戛纳好莱坞化?戛纳电影节在不同口味间走钢丝 澳大利亚5月第三周周末赛事预告 阿圭罗:只要梅西还在踢球他就配得上金球奖 周杰伦被逼唱“学猫叫”,是你们对他最大的羞辱 长安逸动ET上市补贴后售价13.29-14.29万 李小加:科创板推出会让新经济上市蛋糕越做越大 他都憂鬱了,別一直問他為什麼憂鬱了! Selina出街逛商场近照曝光粉丝狂叹“好瘦啊!” 陈赫新剧演宠物医生与王子文误闯精灵世界 中国留学生失踪9个月澳警方再次呼吁公众协助寻人 手机短信破特大走私案!华男发假快递贩卖上万山寨货多… 中国民间初尝可回收火箭:离马斯克入轨火箭还有多远 《愤怒的小鸟2》亮相戛纳萌鸟憨猪神还原游戏 16连铁!掘金死因与去年火箭相同双方铁出纪录 国外财务造假代价:24天破产800亿美元蒸发高管入狱 凯迪拉克CT5将于三季度上市全新电子架构 土耳其挫败一起恐袭图谋嫌犯试图袭击议会大厦 韩国瑜民调走低还未宣布参选的柯文哲“超车”蓝绿? 大公资信换帅完成新任董事长吕柏乐到任 李敏镐公司发声明起诉恶评者表示不会从宽处理 青花郎停止供货后上调出厂价500ml单瓶涨79元 美联储官员:特朗普对利率发表看法是很\"自然\"的事情 辣眼睛!台湾高校男生集体穿裙子上学 东航4月旅客周转量上升5% 2019玉龙国际赛马公开赛第2赛事日排位表 迅雷第一季度净亏损720万美元同比大幅收窄 韩国人高呼压力大!不吃不喝7年才能在首都圈买房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针对华为的指控毫无根据 上海2名小学生校门口被砍身亡嫌犯一审被判死刑 互联网菜场赛道升温美家优享品牌升级为美家买菜 哈啰顺风车上线三个月后:司机怒怼乘客吐槽 纯果汁比饮料更不健康? 为什么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不能直接横跨大平洋? 新生儿得苯丙酮尿症该怎么办?能治好么? 醫:1/3患者高血壓不自知建議居家測量722法則 美前防长:美缺乏对中国长期战略1周就算长期规划了 巴萨7500万新援女友示爱巴塞罗那:我们新的篇章 B站股价开盘后由涨转跌:盘中一度跌近8% 王景武:大资管行业转型“船到中流浪更急” 美国共和党议员拟立法案,试图禁止部分中国学者获得签证.… 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河南南阳交通局一工作人员:不可能 2019年第二期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今日启动 游戏成瘾将正式成为一种疾病?!就看下周投票结果了 京能清洁能源拟变更董事 药明康德获美国资本集团增持7.09万股 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学会放下情感中的这些东西 美联储的不加息立场未能提振美国房市前景 报复又来了!美国驻希腊大使馆被泼红漆 中石油下跌2%创近两年低位本月以来累跌9% 李敏镐公司发声明起诉恶评者表示不会从宽处理 世界杯至少打24场赚了!中国冰壶成功“固点” 中国的稀土有多重要?邓小平曾经这么说 射击世界杯昌原站中国1金1银邓维赟夺个人首冠 又来了~~SSENSE年中优惠正式开始!Gucci,D… 极限曼巴传人or巅峰帕克?科比二女儿蛇形突破 央视:朱婷加盟天津或是双赢盼她去不太强的球队 92岁老太太超越甘比登顶香港女首富,总资产达上千亿人民… 广东佛山一快递员涉嫌猥亵女客户目前已被抓获 欧洲议会选举在即欧盟公民借机为反对脱欧发声 宁泽涛四年前透露择偶标准称女方不能大3小5 林德信新剧搭档邓萃雯相差19岁演感情戏没难度 西雅图3卧1.75卫黄金地段排屋 盖德哈VS马科斯梅伦德兹VS艾伦加入UFC239对阵 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查处晋江文学城网站违法行为 美联储研究表明美国加息会增加世界发生危机的风险 祖鹅解锁T恤新搭法今年T恤绝不寂寞 增速放缓二手车市场进入调整期 AI画作“混入”央美毕业展!人类艺术家出路在哪? 比特币再次暴涨,新“赌徒”入场? 监管清理\"智能存款\":存量自然到期增量一律停发 卡纳瓦罗吐槽卓尔草皮:这条件还让塔利斯卡冒险吗 泸州老窖公开整改措施就环保负面舆情作出回应 陈戌源无限接近足协主席位置:非首选首选来头更大 格力电器股权转让意向投资者见面会华能信托到场 夏季腸病毒發威中更衣洗手不可少 200万人受影响!得州、俄克拉荷马州将遭灾难性龙卷风侵… 称\"宜搜小说\"被侵权爱奇艺、百度网讯被诉索赔10… “水氢能源”到底靠不靠谱?南阳工信局是这么回复的 两大超巨末节合砍5分!风头都被那10号秀抢走 你价值3000的steam账号在黑市上只卖3块 浙江温岭一农用车翻倒致8死9伤省委书记省长批示 陈法拉巴黎完婚家法籍男友丈夫亲自设计粉红钻戒 槙野智章找奥古斯托合影西川:1对1时觉得真要完 百度上市以来首亏损:向搜索业务动刀14年老臣离职 8年前闪婚嫁身家10亿的富商,如今豪门梦碎,老公欠债人… 斗鱼直播即将赴美上市营收同比增长93% 国际一级赛冠军种公马【此情不再】入主华宇马业! 奇璞论坛-医疗服务2|徐晶:第三方消毒供应服务模式… 瑞典地方法院决定就是否逮捕阿桑奇举行听证会 租用商用卫星出故障日情报搜集网“缺口”难弥补 全球债市大幅反弹!30年美债收益率跌至去年以来新低 因这个罪名,李明博的84岁亲哥要坐牢了 大摩:下月获纳入国指建议增持安踏目标价60港元 恒大发布战深足赛前海报:闪耀大湾赢下广东德比 伤势不轻!郜林赛后被小车推出腿上固定保护装置 日本敲定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事宜强调应对朝鲜导弹 「NEU/Berklee租房」「两室无厅00」步… 【早鸟优惠】钢琴王子李云迪独奏音乐会,正式奏响北美十站… 腾讯因何向善? 干部挪用扶贫款送礼被警告后反来“督导”扶贫?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出任上海考瑞科技监事 报告:特斯拉Autopilot高速路自动变道功能风险巨… 国务院公布6月排期,绿卡配偶狂奔冲进2019年3月,E… 明道为女性发声小S想接布莱德彼特的戏 龙马资本雷杰:呼吁修改减持新规放松减持新规限制 台幣兌美元重貶1.24角破31元關卡 未获得火箭制造合同:SpaceX将美国空军告上法庭 大巴黎曝豪砸2亿挖角皇马三将清洗德飞翼+卡瓦尼 国产航母下月或进行舰载机起降试验7月有望服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