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rfd.com_www33rfd.com_【申愽138官方網】

社友网

2019-11-13 22:08:50

字体:标准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王牌飞机“展翅”大兴机场!背后的意义不只是首飞成功这么简单#标题分割#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5月13日完成了首次4架大型客机的飞行验证。上午9时30分许,来自南航的空客A380率先完成试飞;随后,东航的空客A350-900飞机、国航的波音B747-8飞机、厦航的波音B787-9飞机先后在机场跑道顺利降落。首次试飞成功,对大兴国际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飞得了”未来又将如何升级为“飞得好”?5月13日晚,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和财经评论员万喆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邹建军:从基础建设的重心转向投运准备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试飞跟机场准备投运通航紧密相关。从大兴机场的设计特点来看,也都是紧密服务于运行需求的。比如首次实行“三纵一横”的跑道结构,主要是解决所谓的全时使用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原来在机场跑道都是方向一致的情况下,遇到侧风,飞机可能就起飞不了,引入横跑道的概念就是基于这一点;还有全国第一个四级标准的高级地面引导系统,主要是帮助飞机盲降的;另外国内首个立体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更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服务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万喆:机场大因为需求旺财经评论员万喆:从经济成本看,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机场如果吞吐量能够实现客运3000万人次,单个旅客的边际运营成本接近0,大兴机场投运第一年预计吞吐就在3000万人次以上,远期还将超过1亿人次。事实上中国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还没有坐过飞机的人数量仍然很庞大,乘过国际航班更少;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均乘飞机次数快速上升,从之前的0.2左右快速上升到目前的0.4左右,但美国是2点多,欧盟是1点多,显然未来潜力特别巨大。“飞得了”如何到“飞得好”?邹建军:机场是现代城市的“大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早期航空业通常会讲机场跑道就是一个城市的重要街道,如今我觉得机场就是现代城市的“大门”,进出家门肯定要便利,要方便快捷。如果说这是往小了看,那大的方面,还要解决向外界推介展示城市、推动城市发展的问题。这一来,机场还需要更平安、更智慧,它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硬件的集成,还需要各种体验友好。具体到旅客来说,要让他们在这里既可以实现快速抵离,也可以在这里吃东西、购物,愿意待下来。万喆:提高服务能力带动消费成长财经评论员万喆:一般来说,一个航空港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可能纯粹以航空运营为主要收益;接下来第二阶段,可能就进入到航空衍生这样的收益,现在一些大的空港、飞机场,实际上都是非航空业务收益占据50%以上的份额,包括常见的广告、零售、餐饮等等;第三个层次再进一步,变成临港经济,比如大型机场不止辐射北京,还要辐射京津冀,机场和区域之间相互推动发展,带动消费成长。邹建军: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需要协同发展也需要适度竞争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比如像纽约的肯尼迪和纽瓦克,肯尼迪的国际航线比例很大,纽瓦克就低一些,即便是都有国际航线的时候,在方向上也有一定的区分,所以适度竞争一方面是机场本身开放和包容,另外一方面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化发展。万喆:机场运营需要更加开放的心态财经评论员万喆:未来的机场运营,一方面要有更强的服务心态,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另外在规划上要更注重客户体验,更加注重发展非航空产业。而且作为一个国际枢纽,也需要不断提高管理能力,一个庞大的机场对管理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以运力不足为例,咱们机场单跑道容量与美国有不小差距,这个跟管理应该说也有一定关系,未来尤其需要加快提升。邹建军:大兴国际机场将是新的动力源助力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通俗来讲,大兴国际机场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任何一个全球性中心城市,一定会有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甚至是两个,带动一堆的中小机场。从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由此形成一个世界级的机场群。(央视财经)

责任编辑:www33rfd.com_www33rfd.com_【申愽138官方網】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明星抗癌药失效后,华人团队找到了治疗新思路 谢霆锋方发严正声明否认参加金融全球启动大会 中超-韦世豪补时点射救主两人伤退恒大2-2苏宁 英特尔计划将3DXPoint生产线搬至中国 中国电信因骚扰电话管控不力被约谈 苹果股价近7个交易日下跌超过10% 瓜帅:曼城明年会变更强没有任何理由停滞不前 蔡英文赌上一切推“同婚专法”,在算计啥? 爱彼迎坑人!“豪华酒店”秒变集装箱,开门就是马路…… 卡帅谈三外援:布朗宁就是中国球员不觉得有问题 小鹏汽车瞄上出行市场欲打翻身仗?超2千辆投入网约车 为何要给赛马装备眼罩?一个小小的眼罩甚至可能决定比赛胜… 星宇控股上市翌日续涨14.41%高招股价近三成 美债收益率曲线再次\"倒挂\"分析师称年底标普将跌1… 肺結核能用中醫治療嗎?中醫師說這個情況時不要! 卡罗:两核心外援因生病缺战国安的优点远多于我们 华人置业微跌0.41%创近三年低位 追梦自认史上最佳防守者!皮蓬拿詹姆斯反怼他 【热帖】光天化日在星巴克被人偷走了包,星巴克应该负责吗… 刘倩妏新戏剧情惹争议自曝已签署器官捐赠书 2019中国健康产业创新论坛如期而至,点燃创新活力 WT集团第三季度亏转盈至539.6万港元不派息 力求降低中美贸易摩擦影响韩国用出这一招 网盘盗版资源乱象调查:电商售卖侵权盗版链接猖獗 普京视察俄军新锐战机6架苏-57隐身战机护航(图) 王晓晨解锁五月刊封面可攻可甜上演“温柔狙击” 佩雷拉:足球有时候需要运气对球队精神层面很满意 受反垄断案败诉影响高通股价周三下跌10.86% 海外球员出场最多竟是他们98留洋双星备受关注 北京今日仍有大风阵风将达8级 NASA:未来10年实现37次太空发射,2028年建月… 80名青少年在长春参加马术公开赛 耐克等企业联名\"上书\"特朗普:对华加税充满毁灭性 施瓦辛格遭袭击被飞踢暂无大碍无意起诉袭击者 52岁小龙女李若彤晒健身照被赞元气满满少女感足 美警突袭行动康州查获数千袋毒品逮51人 西甲-本泽马中柱旧将进球皇马0-2连败耻辱收官 刘宪华与圭贤厉旭重聚晒合照称好久不见引回忆杀 银行竟买到8亿元假理财被骗一年浑然不知 郭台铭:蔡英文开车上学时我骑摩托送货我当选几率更高 巩俐自曝演郎平有“难点”已准备好和排球过日子 发改委:2021年起新核准陆上风电项目国家不再补贴 2019年《财富》杂志美国500强:苹果第三亚马逊第… 俄航天消息人士:月球上的俄月球车将由机器人控制 尽管全球逆风袭来日本经济仍在第一季度实现增长 保利协鑫能源跌逾2%出售附属套现减债 「NEU/Berklee租房」「两室无厅75」步… 世界上最美的10大赛马场!除了办比赛,它们还都个个风景… 国际油价急挫拖累三桶油中国石油低走逾1% 中移动官宣:投诉打10080直通总部解决 被视为华为生存战关键一环台积电:目前供货可以维持 假设禁令持续华为全球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24% 英政客频遭奶昔袭击各国抗议者爱都用啥“武器” 百威收购竞争对手疑消化不良欲上市缓解资金困境 台媒选情民调:韩国瑜下滑柯文哲声势上扬 Reno首销正劲,5G星火又燃,OPPO意欲何为? 业绩依然没走出低谷Burberry将关闭38家门店 上市首日股价重挫Uber能否成为下个亚马逊 「NEU租房」半中介费免押金!Boylston上优质两… 四艘国产第一代导弹驱逐舰光荣退役均服役超30年 湖南省委女秘书长出任省府副书记前任调往辽宁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发表胜选演讲:我一直相信奇迹 外汇局点名17起违规案例:罚超8千万工行招行皆在列 如果活到1000岁你的大脑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野村:新秀丽目标价降至18.5港元维持减持评级 氢能“万亿级”市场蛋糕抢夺战正酣超20城出台规划 UFC格斗之夜154曝多场对阵安德里娅携巴伯雷纳出战 黄磊为学生新剧做监制被曝一边炒菜一边讲戏 亚城准司机一定要看的佐治亚驾照考试宝典拿走不谢!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袁仁国个人影响不了茅台品牌 曝热刺挖角皇马王储遭拒:想买?先掏7亿欧再说 Realme回归中国市场将在国内第一批推出5G手机 王凯西安策划大型演出吴谨言舞蹈再现唐韵之美 百花齐放、黑马涌现—中华龙舟大赛江苏盐城站落幕 比特币算不算虚拟财产?杭州互联网法院法官这样看 华为高管:华为相信不会被欧洲“拉黑” 直击|腾讯QQ负责人梁柱:QQ将上线小游戏中心 黄磊回应从北京电影学院辞职:对是离开了 水泥股普涨中建材上升3%暂最佳国指股 造假的流量能为“王”吗?注册人数提高但付费率没变 新退欧协议提交在即英镑止跌回升 美联储“三号人物”:当前不是考虑降息的时点 白银投机者继续押注做空白银下行压力加大? 龙星凉挑战动画电影声优为《玩具总动员4》配音 每个夏天的念想新疆的美食诱惑 正中珠江遇生死劫:遭多公司弃用存投资者索赔风险 村上春树新作公开其父曾是侵华日军:不能忘掉过去 罕见英国将军和美军中央司令部直接公开吵起来了 摩根大通:美股大跌来得太不是时候 健身女孩总是身材倍棒蜂腰翘臀性感美丽 举重队天安门观礼升旗仪式激发斗志鼓舞备战士气 美媒:德银员工曾发现特朗普集团可疑交易被上级隐瞒 ISPOShanghai2019打破界限创造运动… 高台跳水世界杯肇庆开赛中国自主研发固定跳台抢眼 评磅的作用有多重要?速度赛马如何进行分类和分级? 李宁集团首次布局制造板块启动广西供应基地 曝公牛有意7号签+新星换球哥或介入浓眉交易 庄凯勋首挑战杀手自认造型像《色戒》梁朝伟 剧版《爵迹》时隔两年正式定档郑元畅张铭恩担纲 硬汉!71岁施瓦辛格遭人背后飞踹影片曝光,偷袭者当场倒… 结构性存款\"去伪存真\"迎强监管部分中小行被迫暂停 小米副总裁汪凌鸣被辞退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 美团点评涨逾3%今早录近7亿元大手成交 锡安为《SLAM》拍摄封面模仿詹姆斯经典表情 贝尔在皇马彻底凉了齐达内连续2场选择将他弃用 日产汽车正遭遇全球危机:净利润腰斩销量走低 上市之后瑞幸咖啡还要跨越三座大山 252马力/满足国六曝新款传祺GS8申报图 星扒客|身材完美的李圣经还有一本韩范“穿衣经” 民间剪纸和吉祥图案中的马 华为:正在自主研发手机操作系统考虑安卓的替代选项 西班牙人官方宣布武磊手术成功需6-8周进行恢复 张紫妍案调查结果公布:没有确凿证据无法再调查 银行竟买到8亿元假理财被骗一年浑然不知 網路流傳破壞王圖卡中市議員籲市府駁斥假新聞 川普推移民改革,国会通过几率有多大? 瓜帅敲定5大引援目标:3名后卫+6000万砸1名将 二青会帆船秦皇岛赛区预决赛开幕203名选手参赛 考拉出现“功能性灭绝”:无足够成年考拉繁衍后代 同一天他为啥出现在两个任职公示中? 美股大幅低开芯片股大跌BAT大跌拼多多跌近8% 详解奥兰多投资优势(附税收详解) 注意了!加拿大留学生持学签疯狂打工,在401高速上被当… 任正非:没有美国市场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美格智能一季度净利降40%增收不增利5G项目\"掉队… 英首相:将就“脱欧”协议提出“全新大胆”的选项 海澜之家真\"火\":董事长怼小股东后有子品牌涉嫌抄… 任正非再度发声:感谢美企但美国低估了华为 美国的“老干妈”全都要涨价?!我现在去买还来得及不? 中国自主的结算系统启动后很多国家不愿用美元结算 楼市“金三银四”出现专家:源于相对宽松的信贷政策 山口智子客串新剧拎扫帚跳舞观众直呼认不出 可以抄底“国五”车了? “补刀”华为谷歌得不偿失 一天吃遍全世界的美食!肯辛顿市场吃喝大趴就在这周末! 联想集团凌晨发文:未向华为断供一定要回归中国 全台100萬人不知自己有高血壓飲食3少2多免緊張 贵州贞丰县一自建横渡船倾覆应急管理部组织施救 永和豆浆回应店员工用手搅豆浆:义乌无门店系假冒 2018年香港现99宗错误排污至维港个案创5年新高 【到此一游】纽约最新最好的一日游,奥特莱斯+学者花园!… 【楼花推荐】55C多伦多核心地段Bloor/Yonge… 暴风TV解散风波:职工否认解散主体迁至深圳高科大厦 “金钱投入”代替不了“感情投入” 加东地区人口增长,但老龄化问题仍严重 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将在\"一段时间内\"对利率保持耐心 中国4月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4.6%连续第10个月下… 信心爆棚?超半数人认为国安赢上港仅3成看好上海 四名亲马杜罗人士在美国被控“非法入侵” 北京警方:新规实施以来已制止在地铁列车进食13起 俄罗斯加入全球基因编辑行列 黄金继续承压多头仍需更多耐心 买超晒与包贝尔黄明昊合影获网友称赞颜值很能打 画风很独特!“破产姐妹”将与马丽合作新电影 5位建筑师眼中的贝聿铭:我们这代建筑师的启蒙者 戛纳红毯经典倩影终有一帧属于戴安娜王妃 富力强推边路魔翼进国家队斯托赞弟子有能力入选 曝鹈鹕仍未收集浓眉报价!想用这3巨头让他留队 9亿美元高铁拨款被取消,加州把川普政府告了 英超-伊瓜因巴克利失良机切尔西客场闷平获第三 阿里巴巴盘前涨3%四季度财报显示净利润大超预期 腾讯人工智能进一步向农业延伸优图推AI手语翻译机 玩偶属儿童色情,但主人无罪:加拿大第一起涉及性爱玩偶的… 瓜子二手车陷销售员卷款事件:一人失联一人自首 美“荔”从化水陆绽放--首届水上荔枝旅游文化节启航 国际博物馆日故宫新老两任院长都在做什么? 17岁男生成Youtube网红美妆博主年入6位数 两男子搭暗网遭美起诉:5年赚8000比特币近6000万… 洛杉矶尔湾泳池独栋探索南海岸地铁中心的精致奢华售价1… 人物盘点:\"投资教育\"JackMa、\"科技自… 癌症患者中藥調理該如何選擇? 还在等下半年美股崩盘?摩根大通:想太多! 千百度近7亿出售英玩具店Hamleys予印度首富 河南造出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的汽车发动机?专家:噱头 滴滴上海司机组织化建设新举措,成立女性司机联盟 黄金大型底部接近完成短线回调不足为惧 美国房市变天!房价暴跌!华裔工程师炒房亏损40万! 重庆万科悦湾房屋漏水修修补补多年没修好 大众恢复卡车部门Traton上市计划或成为德国今年最… 《我如果爱你》曝片花凌潇肃要为“凤凰男”正名 水氢发动机背后公司水太深工信局请你出来走两步 申万宏源逆市飙逾4%重上招股价水平 富士康员工宿舍\"人去楼空\"?内部人士:淡季处于空… 比特币大涨摩根大通最近的涨势可能过头了 北京延庆:力争2020超2万名中小学生掌握冰雪技能 【美国保险】全球华人海外资产配置标配--Global… 为什么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不能直接横跨大平洋? 省长担任组长,这个高规格小组有何厉害之处? 赖清德否认曾表态“不选2020”斥蔡英文说谎 如何呵护小儿口腔的健康 特斯拉最低只值10美元大摩狂砍目标价相当于暴跌95% 贝佐斯:对汽车行业近期发展感到非常兴奋 滴滴与国网电动战略合作共同打造智慧充电网络 茅台集团:品牌价值构建必转化为文化传播能量 售价6.98-7.98万起亚奕跑国六车型上市 俞敏洪:《别了,马云!》不是我写的没有针对马云 汉能告别港股回归:停牌四载私有化方案终获股东通过